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第八百五十五章 除夕

第八百五十五章 除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概人这时候从北安门出去,赵国公府都快到了!
  
  “儿大不由爹……”皇帝说出了这么一句简直让陈永寿差点没忍住笑出声的话来之后,就意兴阑珊地叹了一口气,“太后既然带他们出去,那就随他们去吧!”
  
  孤苦伶仃的皇帝被扔在奉先殿,四皇子高高兴兴地跟着太后和三皇子进了赵国公府。虽说这一年多来他也常有出宫,甚至还在白家村这种地方住过一个月,但赵国公府他却不常来。从前是因为皇帝不想太招摇,后来是因为赵国公朱泾执掌了兵部。
  
  所以,当他看到张寿和朱莹也并肩站在朱泾身后时,不禁喜上眉梢,等那边行过礼后,他就蹬蹬蹬跑上前,笑意盈盈地叫了一声老师。而张寿习惯性地伸手顺毛捋,继而立刻醒悟到这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一时就收回手干笑道:“手滑了。”
  
  这一句手滑了,朱莹直接就扑哧笑出声来,而朱二则是干脆背过身去掩盖自己那差点要笑喷了的表情。而朱泾和朱廷芳虽说觉得张寿当着太后和太子的面却如此不庄重,可眼见四皇子自己都在那傻笑,一点不妥当的意识都没有,他们还是决定直接当瞎子聋子。
  
  果然,太后也只当完全没看见这举动,没听到张寿这话,四下一看就笑道:“九娘这是和儿媳妇在庆安堂里陪着?”
  
  “太后说得没错。”
  
  朱莹当然不会因为太后在此就束手束脚,此时就笑着说道:“祖母这两天精神比平常好,娘和大嫂常常轮流陪着。刚刚听说太后带着太子殿下和四皇子一块来了,祖母本来要撵她们过来,娘却说太后娘娘不会挑这个理,一会儿在庆安堂再行礼也不迟。”
  
  这话直来直去,就算九娘真的这么说,却也只有朱莹敢这么复述,太后听了却只是莞尔。毕竟,九娘就算在她面前也不卑不亢,人能够尽心尽力照顾病重的婆婆,她还能挑什么?
  
  她早已过了处处挑刺的年纪了。真要挑的话,谁能比皇帝刺多?
  
  因此,到了庆安堂,太后对迎出来的九娘和张氏点了点头,等进了内间,见到太夫人坐在那儿,虽说看着比从前消瘦,气色却还算好,这些天来压在心里那沉甸甸的情绪终于纾解了不少。她二话不说就上前去坐在了床沿边上,随即轻轻握住了太夫人的双手。
  
  而在这种时候,屋子里就没有一个不会看眼色的人。哪怕太后是带着三皇子和四皇子出来,但两个人早就来探望过太夫人,此时当然不会继续留着。于是,顷刻之间,屋子里人就悄悄退走,只有门口江妈妈看着。
  
  姐妹相见,以太后的性情和身份,当然不至于抱怨皇帝这个儿子,又或者说什么近来这件匪夷所思的奇事,只是聊些孙辈的事。而这种话题自然称了太夫人的心意,她最得意的就是如今孙儿孙女都有着落,尤其张寿这个孙女婿,那更是有本事更重情义。
  
  因而,当太后说到刚刚相见时,张寿非常自然地摸了摸四皇子的头,太夫人就不禁笑了起来。而笑过之后,她就轻声说道:“这兄弟两个,皇上养得确实是很好,而阿寿这孩子接手当了老师之后,那更是言传身教,他们比从前更好了。”
  
  “是啊,早知今日,我也许早就下了决断,大概就不至于有那些糟心事了。”
  
  太后苦笑一声,最终方才低声说:“你如今正是最有福气的时候,千万好好保重身体,好好享孙辈的福。唉,皇帝的性子就是凡事喜欢拧着来,只信自己的眼光,所以张寿能够入他之眼固然很好,但免不了如同泾儿这样,凡事就想到他身上。这样太扎眼了。”
  
  “天下又不是没有人,可皇上老就翻来覆去爱用自己最看得上眼的人,这确实是大毛病。”
  
  哪怕说的人是天下至尊,太夫人却也并不讳言。可她很清楚,太后出宫,并不是仅仅为了探望她,也绝不是为了这些七零八碎的事。果然,接下来,她就听到了比张寿所知的情况细节更丰富,情节更离奇的内情,一时脸上那表情差点没绷住。
  
  “二皇子竟然被那些身份不明的家伙说动,想去那个海东华国?那边的国主绝嗣了,所以才会派出使团,千辛万苦坐船漂洋过海,然后求我朝派宗室过去接收国土?这是唱戏吧,怎么可能是真的!”
  
  太夫人偌大的岁数,再处变不惊的人,此时忍不住反问了太后一遍之后,就禁不住为之扶额,紧跟着却又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心情,因问道:“你这消息是哪来的?皇上之前差陈永寿找阿寿可不是这么说的,所以阿寿才敢出那样离谱的馊主意,莫非皇上说一半藏一半?”
  
  “皇上不知道。”
  
  太后并不怕什么语出惊人,淡淡笑了笑之后,她就沉声说道:“楚宽知道皇上的性子,所以特地派了稳妥人专门报给我,担心皇上一怒之下就直接下令杀人。可他也不想想,我又哪里是心软的?就算废后是我亲手挑中的人,可她的死,我至少占着七八分的责任。”
  
  近日这些消息实在是颠覆了自己一贯对天下的认识,太夫人这会儿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荒谬,还是该正儿八经琢磨到底有没有那么一个海东华国,又或者是其他。临到最后,她只能满脸无奈地说:“我现在实在是怀疑,这一船人到底是不是疯子。”
  
  但质疑过后,她却微微垂下了眼睑,随即一字一句地说:“没什么好说的,让楚宽下手果断一些吧,只要能留一两个活口就够了。从前都是皇家的商船往海外走,可如今看来,朝廷也该多多派官船往海外扬一扬国威了。”
  
  “那什么曾经留下所谓太祖石碑的海东大岛,一定得找到,不能再拖了。现在是一条船,将来说不定真的有八条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