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第八百五十五章 除夕

第八百五十五章 除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皇子请张寿和朱莹进宫一同过年的愿望,其目的简单而朴实,不过是为了安抚自家父皇。然而,正旦大朝在即,那边却横亘着一支莫名其妙的使团,皇帝压根没心思好好主持这一场除夕家宴,所以不但以张寿朱莹也有父母长辈需要团圆为由驳回了此议,还撂了挑子。
  
  “朕没心情,这一场家宴,三郎你奉着太后去主持,朕心里烦,去奉先殿呆一晚上。”
  
  当三皇子去清宁宫见太后,随即吞吞吐吐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着实担心祖母不是雷霆大怒,就是出言讥嘲,可他没想到的是,太后只是略怔了一怔,随即就自嘲地笑道:“他之前和我这个当娘的闹别扭,还去奉先殿里以反省为名呆了一晚上,这次倒好,连除夕也不过了。”
  
  “他这是生怕那些嫔妃不知道外头出了事?”哂然一笑过后,太后见三皇子垂手而立,面色涨得通红,分明竟是为了皇帝的举动而心怀惭愧,她就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你父皇挑中你当这个东宫太子真是有眼光,什么事你都为他扛。好了,别想那么多。”
  
  “不就是除夕宴吗?就说你父皇思念先帝,怕他在下头寂寞,所以特意置办了一桌酒席,去奉先殿里陪他说话了。说得郑重其事一点,再掉两滴眼泪,意思到了就行,宫中你那些叫母妃的都很聪明,不会乱嚼舌头。”
  
  有了太后这话,三皇子才算是如释重负。然而,太后接下来说出的一番话,却让他发愣到傻在了当场:“这除夕宴也就是一个样子,吃不了什么,不过取一个团圆的意头。你父皇既然要独自在奉先殿里陪先帝,你带上你四弟,跟着我出宫去赵国公府。”
  
  “唉,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却不知道一进宫门那才是深似海,我这个太后出一次宫就地动山摇似的,还不如你父皇没事就四处乱窜,我连嫡亲姐姐病了都没法去探望。”
  
  三皇子想拦却又找不到借口,不拦却又觉得回头父皇孤零零留在奉先殿怪可怜的,可最后终究被太后一句守岁到后半夜放了爆竹就回来给说动了。而当他回到昭仁殿,告诉了四皇子这个消息时,他就只见自家最最活泼好动的四弟乐得一蹦三尺高。
  
  “太好啦,太好啦,可以出宫去玩,太后娘娘万岁!”
  
  三皇子恨不得扑上去死死捂住四皇子的嘴。所幸皇帝这会儿已经去奉先殿了,这乾清宫的人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一句话就去当耳报神,可他还是恨得使劲揪了一把四皇子的耳朵,警告人收敛一点,随即却拉着人一块去永和宫探望五皇子。
  
  这也是兄弟俩这些日子在宫里最大的娱乐活动。哪怕那个小到如同粉团子,每天大多数时候都在呼呼大睡的小家伙,根本不会回应两个以哥哥自居的小子,但裕妃那种敞开大门欢迎他们常去的态度,兄弟俩还是觉得很舒心,因此动不动就去转一圈。
  
  因此,除夕这一天下午,兄弟俩又是戳戳戳开始探望,最后又是戳戳戳结束探望,而胃口好身体壮,落地不到一个月就肥了好多的五皇子,似乎已经很习惯了这几乎每日都会有的戳脸大行动,已经懒得啼哭了,倒是偶尔还会不耐烦地动动手臂。
  
  而当离开的四皇子听到背后传来了婴儿的哇哇啼哭声,他忍不住扭头就想再回去,结果三皇子不得不一把拽住人,随即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可有点做哥哥的样子,他还不会叫人呢!贵妃娘娘是大度从来都不说我们,可你看看你,把人当布娃娃似的。”
  
  “再戳下去,五弟那好好的脸上都要留下指印子了!”
  
  虽说兄弟俩都很注意,每次都是沐浴更衣之后才会来永和宫,碰孩子之前也都仔仔细细刷洗过手,甚至连指甲都洗得干干净净,但这年头的孩子难养活,四皇子还是知道的。
  
  因此,他讪讪地笑了笑,等到跟着三皇子去裕妃门口和人道别,等出了永和宫他就忍不住直叹气。
  
  “我这不是因为从前就没有弟弟吗……三哥,如果父皇再多几个儿子女儿,是不是就不会这么伤心难过了?”
  
  三皇子顿时面色一变,可过了一会儿,他却伸出手抱了抱四皇子,随即低声说道:“像贵妃娘娘那样大度却又明白的人给我们添了个弟弟,那确实是一件喜事。但如果是那些小气却又蠢笨的人给我们添了弟弟妹妹,却很容易惹出事端。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父皇说的。”
  
  见四皇子这才低头看向了别处,虽然没点头也没摇头,却分明已经明白了,他就一把牵住了四皇子的手,兄弟俩一如从前一般并肩而行。只是就算大多数时候都形影不离,当这一天晚上的除夕宴开始之后,两个人的座次却不可能再紧挨着。
  
  代替皇帝主持这一场除夕宴的三皇子身为东宫储君,需要陪侍太后,安抚诸妃,还要周顾众人的情绪,说一些非常漂亮却没有实际意义的话。
  
  而四皇子则是被太后点了逐席斟酒的活计,因此却也忙得没工夫停,好容易坐下来了,还没吃两口,这除夕宴也就散了。
  
  四皇子往日都是小皇子,只要躲在后头吃吃喝喝就行了,哪里经历过这个,此时顿时赌气把筷子一搁,还是因为三皇子使劲朝他使眼色,他这才老老实实跟着其他人一块行礼。当嫔妃都散去了之后,宫人们过来忙着收拾那些桌子和杯盘碗盏,他又被三皇子拉到了后头。
  
  而这时候,他就只见小桌子上摆了几样一看就很精致可口的点心,微微一愣就听到了一声笑:“你父皇不在,大家难免心有怨气,看到你亲自斟酒,她们好歹也心里好过些。”
  
  “我知道你没来得及吃两口,这都是张园那个宋举人教出来的徒弟做的粤式糖水和点心,你少吃两口,一会儿到赵国公府再吃去!”
  
  四皇子难以置信地挑了挑眉,抬头看了一眼太后,确定这并不是客气话,他立刻小小欢呼了一声,冲上去就塞了一个银丝卷,被噎着之后,又喝了一口炖汤。好在他还知道一会儿要去赵国公府再吃一顿,所以没有风卷残云,混了个七八分饱就放下了。
  
  而这时候,太后也已经去后头重新换了一套行头,审视面前的一对孙子,见他们服色倒也家常,也就吩咐不用换了,就这么跟着她出去。而玉泉早早出去调了跟的人,因此,当奉先殿里的皇帝得到消息,掐指一算,他就发现别说追不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