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亿万老公诱宠妻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体陷入软绵绵的床褥里,蔚靑嗅着这别墅的冷清感,这一晚她睡得不够安稳。<>
  
      手掌下有柔软触感,蔚靑把手掌移开点儿,竟是手机落在床上,上面挂着一只憨厚的小熊挂饰,犹记得那天他愤怒扔在树下,不作声响的,佣人捡回来给她的玩意。
  
      有时候,她实在弄不懂这个男人,一个在商场上圆滑世故的男人,却经常笨得猜不到她的心思,两人经常为了这些事儿吵架。
  
      “喵呜_”窗外有爪子刮玻璃的声音,蔚靑睁开眼,看到外面肥大的影子。
  
      “毛毛?”蔚靑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双眼,她揉揉自己的双眼,继而往外面看去——真的是毛毛,身型明显长大许多,在外面趴着瞪着她,双眼还闪着绿光。
  
      这是她以前捡的小猫,那时陪她渡过了一段孤寂的日子,后来备孕,毛毛早已经被有洁癖的某男人赶至花园,不允许进屋。
  
      蔚靑推开了窗户,毛毛从外面跳了进来,小鼻子不断嗅着地毯上各种的味道,还有蔚靑的味道,最后缠住她的脚边,“喵呜”地叫了起来。
  
      “毛毛,你还认得我?”蔚靑抓着早已长成大猫的毛毛,细细瞧了它,毛发不算脏,看得出每天都有人给它梳理,肥肥白白的,也是佣人劳动的结果。
  
      毛毛用脑袋蹭了她的手臂一下,嘴里骄傲地:“喵——”
  
      蔚靑笑了,她没想到回到国内会有这么多的惊喜。不但有父亲和妹妹相伴,而且还有猫咪毛毛,这些都是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和毛毛玩了一会儿,有佣人在楼下喊:“毛毛?毛毛你跑哪儿去了?”
  
      毛毛立刻竖起耳朵,挣脱开蔚靑的手,从窗口“嗖”一下穿出去,动作灵敏得如夜行侠,蔚靑看着毛毛消失掉的背影,她知道那个佣人肯定是经常喂它的,不然毛毛不会那么紧张。
  
      洗干净手,蔚靑把防辐射的小熊捏起来,细细看了又看,把它捂在手心里,关灯——
  
      日子过得飞快,自从蔚靑回来后,蔚军皓整个人像卸任下来般,把青石移交回给她。蔚靑宣布让蔚军皓当副总,这个消息让一直跟着军皓做事的人儿,雀跃万分。
  
      “其实,我也不像你想像得那么好,青青。”蔚军皓面带尴尬,在蔚靑面前没了以往大大咧咧的作风:“其实青石还是败在我手了,这个季度至少10,亏损,还有,你,你没有回来的日子里,幸亏得到罗老板提点,我才会把青石管理到现在……”
  
      蔚靑坐在老板椅子上,她咬着笔杆,宽松上班服遮不住隆起的小腹,似乎没听见蔚军皓说话。
  
      在英国的时候她天天想着回国,但现在呢?如愿以偿回到这儿了,为什么她的心好像还留在那边?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做什么,开会?还是应酬?或是,和东尼打持久战?不想犹可,一想就心烦意乱的。
  
      “靑靑,青青?”蔚军皓耐着性子叫唤她,蔚靑才猛然回神:“啊,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青石这段时间多亏了你的照顾。”
  
      蔚军皓愣愣看了蔚靑半天,没料到他刚才说了一大通亏损的话,本来他还想自责一下的,说自己经营管理不善什么的,谁知道蔚靑居然没有摆在心里面去。
  
      良久蔚军皓才憋出一句,“怎么了你?卓少淳呢?你都这样了他人都不见一个出现的?”
  
      “他忙。对了。晚点儿有个会要开,让秘书准备好发言稿。”蔚靑不在意笑笑,小手不期然抚了一下小腹。
  
      蔚军皓看在眼中,顿觉得异常刺眼,别开脸,正好小月跑进来,几缕秀发落下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蔚姐,外面有人来找你了,是个……超级大帅哥”
  
      当看见小月口中的超级大帅哥后,蔚靑顿时呆住在现场,没想到卓立恒竟然来到了青石,正和前台小姐调笑着,魅力四射的模样,颇有影星的潜质。这角度看去,长相生得有些妖气。
  
      蔚靑沉着气一步步走过去,她不清楚卓立恒这一趟来安的是什么心思。
  
      卓立恒停住了和前台小姐的调笑,看向蔚靑倾倒众生的一笑,展开双臂朝着她:“美人,我随你回国了,惊喜吗?”
  
      他那一声美人叫得自然又流利,蔚靑了解他的个性所以不哼声,但在蔚军皓耳中,却听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只见蔚军皓上前两步,“你是什么人?我记得我姐夫样子比你帅得多,别装神弄鬼的来骗人。”
  
      蔚军皓不自觉中已经把卓少淳当做自己人,这一点蔚靑有些始料不及,她笑了,唇边弯弯的,显出不经意的少妇媚态。
  
      “靑!你还对这种笑?难道,你们认识?”蔚军皓留意到了蔚靑的表情,有些惊讶:“你竟然瞒着淳哥……哎!我不管你了!”
  
      蔚靑知道军皓误会了,才不得不开口澄清:“这个是二哥,卓家的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通通愣住了,果然,卓家的男人个个都拥有优良的血统,每一个形象都那么帅气逼人。
  
      蔚军皓顿时感觉有些尴尬,刚才自己失言说错话了,卓立恒嚣张地仰天大笑几声,走过来拍拍蔚军皓的肩头:“没关系,我喜欢你这种孩子,有前途,哈哈哈!”
  
      蔚军皓对于卓立恒的触碰无端感到恶心,他以前讨厌过卓少淳,但绝对没有反感的感觉,顿时转身走回中恒里面:“秘书,没看见人来了么?快招呼人。”
  
      卓立恒蹲在蔚靑的公司里,直到她下班,这个过程中少不免弄弄这儿,弄弄那儿的。蔚靑珍藏用来招呼人的82年拉斐都被他喝掉了。蔚靑并没有理会他,随着他的性子来。
  
      看着高调耀眼的新车横在青石楼下,蔚军皓憋闷了一天的怒气终于出来了,“妈的,趁着淳哥不在,他安的是什么心?难不成想弄走你,他真丫的够变态的,连个孕妇都不放过,等我上去打发他!”
  
      蔚靑也有些诧异,但也按住了蔚军皓的冲动:“别,好歹那个是淳的二哥,我们这儿要招呼得当,不要做出些让他为难的事情来。”
  
      蔚军皓更加不满:“凭什么姓卓的就可以随着性子来干事?他是二哥错不了,但我也是你弟,你我都是姓蔚,这回就是看不顺眼他怎么着了?揍他也得谦让吗?”
  
      “军皓!”蔚靑知道他的性子,如果不是有人按着他,肯定这会儿就爆发了,不由得提高点音量,“小月来了。”
  
      只见小月开着车子在旁边停下,刚才蔚军皓的话,她听得一字不漏,刚才蔚军皓说【我也是你弟!你我都是姓蔚。】
  
      这是蔚军皓第一次承认是蔚靑的弟弟,终于结束了“畸形爱意”。小月觉得自己有种苦尽甘来的甜意,她笑开了一朵花,“军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给风吹走了,不说!”
  
      蔚军皓看到小月那欣喜若狂的表情,心里乱哄哄的,刚才他亲口承认了和蔚靑姐弟的事实,这个是他长久以来不愿意承认的,即使袁婶怎么说教,他总是认定了心里的女神就是蔚靑。
  
      蔚靑可不懂蔚军皓和小月之间的纠结,她只是觉得离国这些日子里,小月和军皓的感情增进了不少。
  
      “美女,他们在打情骂俏的,你上我车来。”卓立恒偏偏插了话进来,他看向蔚靑的时候,眼神很妖很邪。
  
      “去!青青不上你的车,她不喜欢这类型的豪车,崇洋媚外的,我家青青只喜欢坐国产的……”蔚军皓瞄了一眼小月存钱买的车子:“长安。”
  
      看着卓立恒有些抽搐的脸,蔚靑眯着眼也吃吃笑了起来,没想到蔚军皓也有幽默的天赋。
  
      小月也笑了,卓立恒看了这几个人几眼后,“那好,改明天再来接你。”突然踩下油门:“呼”就走了。看来富家公子受不得这种平民的闲气,蔚靑摇摇头,撇去他是卓少淳的二哥,她还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
  
      蔚军皓回公司了,小月从车上蹦下来,帮蔚靑拉开了车门,“蔚姐,你来我车子里面吧,这儿虽然比不上那些大爷们的车,但好歹是我一分钱一分钱存回来的,也感谢青石栽培了我。”
  
      蔚靑瞪了她一眼,“为什么车子不让军皓买,你自己出个什么钱?”
  
      小月喃喃:“军皓说,他的钱得全部寄回乡下给袁婶,还有留点买玩具给小侄子,所以我不能用他的钱,何况,我们又不是什么……”
  
      “我走这么就,你们还没什么?”蔚靑简直有些怒其不争的感觉。小月文文静静的,铁定以后会被军皓给欺负去了。
  
      车子一路行驶着,手机响了,屏幕的光闪在小熊的脸上,也带着一闪一闪的。是“老公”打来的,看到名字后蔚靑心脏顿时停了一下,继而强烈地跳动起来。
  
      小月不太娴熟地开着车子,看了后镜一眼,小心地问:“蔚姐,是不是你家男人找了?”
  
      蔚靑想起他坚决不肯和自己回国的事,未免心中有些委屈,想了想,摁熄了手机,摇头:“才不是,只是有人打错而已。”
  
      才刚摁熄的手机,不到一秒钟又响起来。
  
      小月把手搭在方向盘上,避让着马路上的车子:“蔚姐,你这个样子还真瞒不了人,看到你回青石这几天,都是闷闷不乐的。罗老板来过几次送货,你和他没聊几句就散了,这个不正常。平时你不是最喜欢抓着他问货的吗?真不像你。”
  
      蔚靑没说话,手机还在不依不饶地响着,她终于接通:“喂?”
  
      “嘟嘟嘟——”那边竟然盖了她电话,传来忙音的响声。
  
      他竟然盖了她的电话,多坚持一下会死吗?去它的!蔚靑心里暗暗诅咒着,不由得把手机扔在一边,这个时候,铃声再次响起,蔚靑又拿起手机,这次毫不犹豫,恶狠狠地:“怎么了?”
  
      小月转过脸来,手里拿着一台手机,扬了扬:“蔚姐,那是我的电话、”
  
      无限的……尴尬中……日子一点一点地流逝而去,自从那个电话后,蔚靑就没有收到过卓少淳的任何电话。但卓立恒却天天出现,有时在她公司,有时在她别墅门口。
  
      随着她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站立在青石的第一线,当她怀孕7个月的时候,青石已经筹备开分公司了。
  
      蔚靑擦了擦额头的汗,她挺着个大肚子,工作起来挺难受的。
  
      顶着烈日,蔚靑也和大家一样戴着安全帽,站在准备建分公司的地盘里,让地盘里的建筑工人看见了,都对这个蔚总肃然起敬。换作平常富豪少奶奶,早就天天躺在床上无病呻吟了,或者拼命吃燕窝补品,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青春年少一点,或是拼命保住这个胎儿,但蔚靑不是,她坚持站在第一线,每一样都亲力亲为,那种态度精神,带着全体青石的员工奋力前进。
  
      卓夫人,在他们眼中就是一新时代女性的代表人物。
  
      不仅没有任何架子,会和工地的人吃喝一起没意见,而且还用她自己的一套方法管理着青石,让青石逐渐强大起来。
  
      “蔚总,你是个孕妇,好歹也到那边歇着,这儿太晒了,不适合站太久的,会中暑的。”工地的工人走过蔚靑身边,都会来这么一句话。通常蔚靑只是笑笑作罢。
  
      “给我一瓶水。”蔚靑伸出手,往那边一伸,手掌上稳稳妥妥放了一瓶水,身边响起了建筑工人的声音:“好帅的男人……”
  
      心下一跳,蔚靑转过脸,当发现是卓立恒的模样时,不禁泄气。继续往前走,她蹒跚的步伐显示出现在不太方便。卓立恒伸手拖着她的小手,蔚靑当下准备甩开他,却听见他在身边说:“7个月也让你下工地,卓少淳现在干什么去了?就不回来看你们母子一眼?”
  
      卓立恒就一嚣张分子,哪儿痛就专门往哪儿戳去,蔚靑心头一紧,“这是我们夫妻的事情,二哥,你管太多了。”
  
      “我只是关心你,美人。”卓立恒笑了,笑得那么邪魅,让女人一见就会动心,只是蔚靑感觉不大,“用不着,我现在过得很好,他愿意回来就回来,不愿意拉到。”
  
      虽然卓立恒的话很可恶,但这个问题也是她纠结的,卓少淳的确很久很久没有给过一通电话她,偶尔让索丽安和巫仁轮流给电话的,都是和她聊几句,大概就是聊现在的生活状态,他们两人都不敢多说些什么,匆匆几句就收线。
  
      蔚靑想生气,但又无处生气,她要回国是自己的选择,他要留在那儿是他的选择,两人表面上都没有任何错,只是现在心里就是隐隐感到不太舒服。
  
      无数个夜晚,她都睡在两人曾经睡过的大床上,或是站在他曾经抽过烟的露台上,她甚至模拟过他吸雪茄的动作,站在同样的位置上,很想弄清楚,那个时候的夜晚,他到底站在这儿到底想什么,有什么力量让他要留在那边不回来——
  
      可惜,她一无所获。
  
      尝试了解一个男人的心,比她取得一份项目要难得多。
  
      蔚靑干着事业,渐渐觉得,自己已经独立起来,现在谁也不能依靠,只能靠着自己的力量,就算是应酬,安抚下属,竞投标,视察,每一种她都得亲力亲为。
  
      “美人,你到底在想什么?”所有的想法,被对面桌的卓立恒打断,蔚靑才发现,自己和他正在西餐厅里吃东西,但仍旧心不在焉的。
  
      卓立恒注视着蔚靑的一举一动,他像餐厅那边打了一个响指,灯光顿时暗了下来。蔚靑被这种景象惊倒:“这是什么意思?”
  
      “气氛好点儿。没什么意思。”卓立恒对着那边的侍应生美女抛了个飞吻,让那边的女人昏头转向的,他若无其事转过脸来,“据说,黑暗能使女人放下戒心,我想验证一下。”
  
      “我在想,如果到了孩子出生那天,淳还不打算回国,你会怎样?”卓立恒的俊脸,在烛光下衬出惑人心魂的感觉。无可否认,卓家的血统一向是优良的,每一个男人都长得那么出色。
  
      定了定神,蔚靑切着牛排,放了一小口进嘴里,鲜嫩的肉汁,让她禁不住食指大动,又继续切:“没有什么想法的,我有能力带大孩子。他若真舍不得那边的生意,就必须得舍得这边的我们。”
  
      “我记得淳喜欢吃牛排,你什么时候也喜欢了?”卓立恒笑了,挑着眉毛。
  
      闻言蔚靑果然顿住,她不是喜欢吃海鲜吗?什么时候,她也爱上了吃牛排?不可思议的。
  
      卓立恒清清嗓子:“这样好了,如果他舍不得那边,不如让我代替他照顾你,男人该做的事情,我一件都不会落下。”
  
      “开什么玩笑,二哥。”蔚靑有些意外,卓立恒有些烦人,也诡计多端,但她从来没有往那个方面想过半分。
  
      “嘿,你看我大老远抛下英国的事,追你来到这儿陪着这几个月,哪儿像是开玩笑了?有开玩笑冒着亏损的危险来开的吗?我这是厌烦钱还是发疯了?”
  
      卓立恒收敛起玩世不恭的样子,首次露出正式的表情。
  
      “卓少淳现在在干什么,你不需要偷偷打电话问巫仁,没人比我更加清楚。他一直搞扩张,这几个月都在欧洲搞收购,合并扩张势力,现在没有人比他更疯狂把中恒往国际上推,进入前50强。他就是一个巨贪,胃口大,不断地滚着资产往上——如果你期待他回来找你,三个字:不可能。”
  
      “他……”蔚靑无话可说,相比起她的青石,卓少淳那边的确疯狂很多。她不会怀疑卓立恒说的话,也不需要怀疑。
  
      卓少淳原本就是一个利益当前的男人。这一点,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他一手抓着蔚靑的小手,变戏法似弄出一条项链:“刚开始的时候,我承认只是好奇,为什么卓少淳放着许多优秀的女人都不选,偏偏选了你。他是不是脑子烧掉了?后来,你让我刮目相看,一步一步,我看到了你是怎么设局打官司,逼连城玉说真相,见证了你竟然和我父亲和睦相处的一刻,也看到了你为对付东尼,为卓少淳奔波的日子。知道吗?你就是一个优秀的女人。
  
      真心话,我卓立恒一生没看上过什么女人,但不可否认,从你打算从英国飞回中国的那几天,我真的失眠了。从来没有女人那么让我上心过,还记得你出发前一晚我去找你吗?”
  
      蔚靑记得那天卓立恒在楼下,索丽安拦着不让他上去,点头:“记得。”
  
      “其实,那晚我是想向你表白的,但你当时一面拒绝的表情,我就知道,机会不是在英国,而是在中国。”
  
      蔚靑脑子里有些乱,她不是没觉察到卓立恒经常出现的频率,但是她一点儿也没对这个想太多:“二哥,请你别扰乱我们的夫妻感情,今天这个事,我全然当没听说过。”
  
      “有意思,一个有事业心的女人,和一个利益为中心的男人在一起,他们的结局注定是悲剧的。不知道我说对了没有?”卓立恒今天就是这样,追咬着不放:“而我不一样,同样喜欢钱,但我能放手我的帝国我的事业,陪着你渡过难熬的这几个月。卓少淳,行吗?”
  
      “碰”刀叉落地声音,蔚靑连着吃牛扒的好心情也被卓立恒毁了,“结账,我不吃了。”
  
      她在桌面上拍下了几张红彤彤,拿起手袋,挪过一点大肚子,转身就走。
  
      有些事情,真让卓立恒该死得说对了,但是蔚靑不愿意承认,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的确,他喜欢追逐利益,这个从认识卓少淳第一天,她就知道了。
  
      但她也不愿意为做“卓少背后的女人”。她要的是“蔚靑的公司”,而不是卓夫人的声誉。她蔚靑,注定要创造自己的一番事业,不依附男人。
  
      ——
  
      回到家中,蔚美在客厅对着屏幕打着游戏,“哇!又死一个,蹦蹦!”蔚国忠正从二楼下来,看见蔚靑回来沉着脸吼蔚美:“去,做饭给你姐。”
  
      “家里不是有佣人吗?哎哟!这一关我正在冲呢。”蔚美打得不亦乐乎,她双腿盘在地毯上,蔚国忠瞪了她一眼,“没出息。”然后自己进厨房里去了。
  
      “爸,不用了。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蔚靑阻止了蔚国忠的动作,经过蔚美时,想说话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又过了几天,蔚靑感觉分公司的建造基本已经进入正轨,她也减少了跑工地的时间,反而多呆在公司里,静下来的时候,可以感受到肚子里小家伙的动。每一天的变化,都让蔚靑感觉到惊喜无比。
  
      她用手指逗着肚皮的小家伙玩,有一下没一下的,感觉里面的特别活跃,蔚靑单手抚着肚子,不由得想起了它的爸爸。看着桌面上的手机,蔚靑不是没有过挣扎。她好想告诉他,现在孩子的情况,刚碰到电话,外面的李如长就推门进来:“蔚姐,罗老板让人下午运一批货过来,并且想参观我们的分公司基地。要不要出个面带他去一趟?”
  
      难得罗成诺出言说要参观,蔚靑自然不会推却。
  
      下午时分,蔚靑亲自去迎接罗成诺,没想到一进入分公司的建筑工地,就看见有一帮人在建筑工地面前打架,“轰!”架子倒了一地,地面上尘土飞扬,工人有些流了血,但个个手里都开始拿工具,自卫起来——
  
      小月心慌胆颤地惊叫起来:“天!蔚姐,你,你快看那边!有些村民和我们的人都打起来了!”
  
      “蔚姐,怎么办?我,我们报警处理吧。”
  
      小月在车子里被吓得缩成一团,脸色苍白的她慌忙找手机。正在忙碌之际,却突然看见蔚靑独自下了车,挺着大肚子蹒跚地往打架处走去——
  
      “蔚姐!回来!那边危险得很!”小月在身后在叫着,蔚靑亲眼看着一个工人被对方打得躺在地上,反而加快了脚步。
  
      小月面无血色,她犹豫着该不该下车,一个女孩子看到两群人打得头破血流,早就害怕得要死,但蔚靑竟向着那边走去,她不可谓不害怕的。
  
      蔚靑到底还是走过去了,毫不畏惧喊停了打架中的两帮人,两边打得正火热,村民一看见蔚靑过来了,马上气势汹汹围过来,工人们怕蔚靑出事,也赶紧上前。
  
      小月慌忙跑下车,她硬着头皮护着蔚靑面前,说话却结巴:“你,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别欺负一个孕妇。”
  
      蔚靑知道小月害怕,她一手推开小月,粘出来,说话很客气。她的态度让村民愤怒的情绪渐渐平息,说话还是愤怒:“叫那个姓蔚的负责人出来!”
  
      蔚靑明了,他们叫板的人是蔚军皓,“有什么事找我,也是一样的。”
  
      “好吧,我看你也是能说话的人,就告诉你。”
  
      一带头的村民走前几步,手上的木棍一放,“你看看,这儿的风水多好啊。整个路口是我们村的生命之地,有神灵守护,如果你动了村口的位置,就是断了我们整个村的财路,这个事村子里的人第一个不答应。”
  
      蔚靑不解望向后面的工人:“什么回事?”
  
      被打伤的工人李原流血不止,捂着头也一面委屈:“蔚老板,我们也是按上面的指示办着,他们像发疯似的,一大早就拿着工具揍我们,不得不还手啊。”
  
      蔚靑站在那儿,不徐不疾地先让工人到一边去,她自己和那帮愤怒的村民面对面。小月这时也忙从车里取出一些止血的药,小心跑到受伤的工人面前,帮他包扎着。
  
      面对这个形势,蔚靑毅然决定修改方案,村民们才渐渐平息下去,小月却听得真切,忙奔过来,附在蔚靑身边:“如果再改方案,工程会失掉上千万。蔚姐……这。”
  
      “这是谁修改了方案?”蔚靑看了眼小月,看到她顿时紧张起来,心中明了:“军皓?”
  
      “蔚姐,你千万不能怪他,他也是想分公司能省点钱。”小月忙帮蔚军皓辩护:“原来的门口,要弄多上千万,现在省下了钱……。”
  
      “省了点钱,但丢了信用。我们不能没有信用。”蔚靑淡淡一笑,“小月,去那边给工人说发安抚费,让他们休息一天,明天再干活。”
  
      “是……是。”小月唯唯诺诺,工人没精打采,村民得到满意答复,渐渐散去。
  
      大家都在攘嚷中,没看到在不远处有辆车,偷偷地驶离现场——几天过去,上次村民闹事后,改了方案,要提前垫支差不多上千万,蔚靑感觉压力很大,想到向银行贷款,但是银行一听到是卓夫人来借款,不由得全当开玩笑:“卓夫人,求求你别耍我们这些小银行了。”
  
      几处借款都出现问题,蔚靑有些气结,
  
      “叩叩”门口进来了一个身影,竟然是卓立恒,如蔚靑的公司如入无人之境,蔚靑不禁皱眉:“二哥,以后来的时候得预约一下,这儿毕竟是我的公司,不是中恒。”
  
      “听说银行都不敢借钱给你这个大款。”
  
      卓立恒似乎没有把蔚靑的说话放在心上,他双手抱胸走进来。
  
      蔚军皓走过去一把揪起卓立恒的衣领:“我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思。是不是想用自己的钱来侮辱我们?我告诉你,青青是不会跟你走的,她孩子都快出生了,是我姐夫的,永远不可能属于别人。”
  
      “放手。”卓立恒不满意被揪着衣领,眼神不善:“你再抓试试看。”
  
      “敢打青青主意,我还想揍你!”蔚军皓颈项间带着青筋,瞪了他一会才放手。
  
      蔚靑淡然绕过总裁桌,纤细的手指头敲敲电脑,伸手拿了牛奶喝了一口:“这点问题都解决不了,我就不用办下去了,二哥请回吧。”
  
      卓立恒起先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真的不需要吗?”
  
      “需要,但不应该你来付。”蔚靑沉着气,“那是我和银行的事儿。”
  
      “卓少淳也知道这个事吧?他的心真够狠的,居然可以袖手旁观。”
  
      蔚靑把窗口关闭后,坐下来:“如果卓少淳不回国,我也会独自抚养大孩子,这一点不需要二哥来操心,钱的问题不需要你操心,我们自己弄好。”
  
      “我早就听说过你是个死心眼儿,现在一看果然没错。”卓立恒摇摇头:“我都等了你这么久,难道正眼看我一下都不成?”
  
      蔚军皓快人一步地走到办公室门口,拉开门:“立恒先生,不送。”
  
      等卓立恒走后,蔚靑继续工作,手臂枕到了机子,不知道竟然拨通了卓少淳的手机,等蔚靑发现已经接通了,她想摁熄只是那边只响一声就接起:
  
      “老婆,你找我?”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来自卓少淳的,隐隐带着些欣喜。
  
      避无可避,既然都通了,蔚靑忍着委屈:“没事,只是按错了。”
  
      那边陷入了沉默,只剩下呼吸的声音,很悠长。
  
      “没什么了,我挂了。”蔚靑知道自己再说下去,很容易就会陷入他这种均匀的呼吸声中,她心里还是有气的,在这个关节位上,未免觉得有些委屈。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蔚靑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挂电话,食指久久没能按下去。
  
      “又说挂电话?”那边冷不防地来了一句。
  
      蔚靑顿觉得尴尬,就像一个偷吃糖的孩子被抓住般,她强抑下那颗躁动不安的心,鼻间冷哼了一声:“再见。”
  
      在她准备盖电话之际,忽闻那边叫了一句“靑。”
  
      蔚靑明知道自己应该狠心挂了这个电话,但是却又忍不住又再次覆上耳边,从表情到动作都是冰冷的:“一次把话说完。”
  
      “如果你想我,马上回来。”卓少淳的嗓音是那么柔,那么带依依不舍的磁性,他表情如何,她闭着眼也想象得出。
  
      蔚靑心脏微停一秒,如平静的湖面滑过一道涟漪,很快就消失不见:“不是我不想,只是你不愿意。累了,我要挂电话。”
  
      在她准备挂电话的一刻,听到了那边传来一声叹息,几不可闻的:“我爱你。”
  
      蔚靑突然想仔细听多一遍,那仿佛是幻觉,又像真实,但她的手指远比大脑还要快速,已经摁下了“结束通话”,那边一片嘟嘟声,再也无法复原。
  
      把手机放在桌面上,蔚靑看到了那一条防辐射的小熊链,似乎微不足道又似乎昂贵得不可估量。
  
      这,也许是他送自己最便宜的一件礼物,但是,她却觉得实用万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