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说好的弟弟呢 > 第95章 周大爷

第95章 周大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海的电话打来的时候,严冬棋稍微愣了一下。
  他和周大爷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自从周大爷结婚,两个人就再没了像单身时候那样肆无忌惮的凑在一起谈论来来往往的姑娘们了。
  周海的媳妇儿在两个人结婚后没几个月,就生了一个女儿。周海宠的不得了,恨不得每天窝在家里陪孩子,哪还有闲工夫来他的酒吧瞎转悠。
  两个人虽说是多年的挚友,但还是要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的。
  他俩现在每年也就能见那么个三五次,要是在一块儿能呆俩小时,那其中肯定得有一个小时五十九分钟都是周海在炫耀自己的闺女。严冬棋不大喜欢小孩,感觉再让他这么说下去两个人的友谊就该终结了。
  他一直没有把自己和韩以诺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周海,一方面是俩人见面次数变少了,周海成天忙死忙活的给自己宝贝女儿赚玩具钱,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另一方面就是他怕自个儿真说给周大爷,他老人家抽出大砍先把他切吧切吧剁了,然后再去找他的奸/夫索命。
  那也得是一场大戏。
  周大爷和他媳妇把之前那家手机专营店扩大,除了卖手机也卖卖其他电子产品,因为开店早选的地址就在大学城跟前,所以生意一直很不错,大约是这几天闲下来了,周海才反应过来得跟自己联络联络情感。
  “有屁就放。”严冬棋接起电话笑了一声。
  周海油腻腻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哎呦,宝贝儿别说粗话嘛,人家这么思念你的说。”
  “你变态啊你,一个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这么说话合适么?你闺女呢?”严冬棋“嘶”的抽了口冷气,然后笑骂了一句。
  周海一提到闺女声音都变得跟卫生纸似的软成一坨:“我家宝贝刚刚午睡了。”
  “说说吧,找寡人有什么事?”严冬棋从书店走到外面,店里人挺多,都在安静的看书,他不好意思大声说话。
  初夏的阳光有点儿凶猛,严冬棋往太阳低下站了三秒之后又缩回店门口窄窄一溜的阴影里。
  “能有什么事儿,晚上出来呗,吃个饭聊会儿么,都多长时间没见面了,大爷我好长时间都没见到你溜光水滑的小脸儿了。”周海在电话那头声音挺兴奋。
  严冬棋听乐了:“成啊,我也好久没见到你白花花的肚腩了,也想得很。”
  “滚滚滚,卧槽,每次都拿老子生命中最重要的脂肪说事儿,你想有还没有呢傻逼玩意儿。”每次一说到肚腩问题,周大爷总是相当的不乐意。
  “知道了,你定地方吧,晚上过去。”严冬棋又笑了起来,然后抬手摁了摁渗出来的汗意。
  周海定的是一个川菜馆,到那儿的时候人挺多,严冬棋扫了半天才在角落找到了低头摆弄手机的周海。
  他径直走过去在周海对面坐下,冲抬起头的周大爷抛了个媚眼儿:“嘿,达令~”
  “卧槽你有病啊。”周海被恶心的一哆嗦,抬脚在严冬棋小腿上踹了一下。
  严冬棋无奈的“啧”了一声:“周大爷,下午刚换的裤子你就不能行行好,您家里有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给你洗衣服的老婆,但是我没有好吗?”
  周海挠着头发笑了两声:“最近怎么样?”
  “能怎么样啊,开店赚钱呗,还能怎么着。”严冬棋不以为意,伸手叫服务员过来给自己倒了杯水,低头抿了两口。
  周海接着追问:“就你新开的那家书店,我还没去过呢,怎么样弄得?跟‘东’比挣钱么?”
  严冬棋伸了个懒腰,把桌上的菜单推到对面:“挺好的,比‘东’好点儿,主要就是安静,我自个儿也能安安分分的看会儿书。”
  “我就闹不明白了,上学那会儿你最烦看书,不上学了又老要看书,你看你是不是贱得慌,没事儿老是装文化人。”周海一看见字儿就容易犯困,所以对严冬棋开书店这档子事儿相当没有积极性。
  严冬棋在菜单封面上点了点:“看菜谱,少废话。”
  然后接着说道:“你这不是扯淡呢么,我看你当初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的时候可比我带劲儿多了,这辈子也没见你看书那么认真的时候。”
  周海嘿嘿一笑,招手叫了服务员过来,挺利索的点了几个菜。
  “你什么时候到我家看看我闺女吧,你之前去那会儿她还不会说话呢,现在会说话可好玩儿了。”周海从手机里翻出闺女的照片凑到严冬棋面前。
  周大爷的姑娘长得像他,一般姑娘都长得像自个儿爹,但是长得像周海并不是特别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小姑娘长得虽然不怎么漂亮,但是胜在喜庆,严冬棋觉得挺好玩儿,于是带着笑意点点头:“行啊,你女儿喜欢什么,娃娃么,一般小女孩儿都喜欢这些个,我去的时候给她买。”
  “嗯,她挺喜欢的,成天对着那些公仔自言自语,小姑娘话还挺多。”周海也不和他客气,点点头应了,这厮一说起自家女儿鼻子眼睛都快笑错位了。
  严冬棋也跟着乐了几下:“你们两口子都不是话少的人。女孩儿性格活泼一点儿没坏处。”
  周海点点头,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挺认真的盯着严冬棋,把严冬棋盯得有点儿毛:“你干嘛这么看我,我长得像你闺女么?”
  “扯淡,我姑娘那张小脸儿比你可招人疼多了,你这张三十岁的老脸我看了十多年了。”周海不屑一顾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刚才那副说正经不正经的贱兮兮的表情,“你怎么还是没动静,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谈女朋友了。”
  严冬棋愣了一下,然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淡淡的“嗯”了一声。
  “你嗯个屁啊,您老人家今年满打满算三十一岁的追风少年了好么,还不准备安定下来,你娘亲也不催催你?”周海一副快急死了的表情看得严冬棋都替他憋得慌。
  严冬棋“啧”了一声:“您老人家成天到晚老琢磨我的终身大事合适么?”
  “靠,换了别人我还不乐意搭理呢,你他娘的居然还嫌我。不过我给你说,我和我媳妇儿不是换了个小区么,我们家有个邻居,和我媳妇儿关系不错,性格也好,白领,长得……”菜陆陆续续的都上齐了,周海给自己夹了块儿宫保鸡丁填进嘴里,但是依旧没有阻拦他讲话的发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