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说好的弟弟呢 > 第89章 墓碑

第89章 墓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气不大好,像是要下雨似的,车上开着空调还好一些,结果一下车那股闷热的劲儿就狠狠给了严冬棋一个巴掌。
  他扶着车门适应了一下,然后锁了车,跟韩以诺一起往山上墓园的方向走。
  韩以诺他妈妈挑这片地儿挺不错,当年可能不怎么样,现在倒是发展成了挺大一片经济适用坟,放眼望过去全是黑色的墓碑,有点儿壮观。
  墓园大门外面有挺多卖香火和菊花的老太太,戴着软沿儿的遮阳帽。大约是这个天气来墓园的人不多,于是三三两两的靠在一边的墙上聊天,看见人也不大乐意凑上来。
  “等一下。”严冬棋犹豫了一会儿,拽住身边的韩以诺,找了个面善的小老太太,从她手上把两大把百合一锅端了。
  那老太太听了严冬棋的意思,看他的眼神儿简直就像是看见了失散多年的亲儿子,严冬棋尴尬的笑了两声,拽着韩以诺有点儿别扭的往墓园走。
  “干嘛还买花啊,大热天的,摆那儿没一会儿就得打蔫儿了,看上去多不爽利。”韩以诺把严冬棋臂弯里的一大丛花换到自个儿手上,然后特别自然的伸手要拉严冬棋。
  严冬棋侧身躲了一下:“这里边儿躺着的都是七老八十的,铁定接受不了这个,万一他们觉得伤风败俗,气的从地下蹦出来那不得都完蛋。”
  韩以诺笑了笑,还是伸手拉住他上台阶:“没事,等他们蹦出来要教化咱俩的时候,我保护你。”
  青年的手心温度挺高,这么大热的天儿没攥两分钟估计就能攥出一手的汗,但是严冬棋没挣开,笑着骂了句“臭不要脸的”然后就任韩以诺那么牵着往前走。
  “得买花儿啊,”严冬棋想起来韩以诺刚才问的话,一边上着台阶一边懒洋洋的答话,“女人不都喜欢花儿么,之后要说的事儿多惊天地泣鬼神的,得先买把花奉承一下你姐和你妈。”
  韩以诺听了这话叹了一口气:“我姐我妈就是通知一声就行,你爸你妈才难奉承呢。我光想着一会儿回去吃饭都有点儿想哭。”
  严冬棋挑眉笑了起来:“那还不容易,我妈多疼你啊,你就跪在她面前哭就行,保准儿她心都得给你哭碎了。”
  “那行,我一会儿酝酿一下。”韩以诺也回头冲他笑。到了最后几个台阶,严冬棋走得稍微有点儿喘,韩以诺伸出胳膊伸手就在他腰上轻轻扶了一把。
  严冬棋愣了一下,伸手把青年的手从腰上拍了下去:“有伤风化啊。”
  韩以诺往周围看了一圈儿:“反正周围又没人。”
  隔了两秒又补充了一句:“有人我也不怕。”
  “哎呦,没想到胆儿这么大呢宝贝儿。”严冬棋勾了勾嘴角,探身过去把两束花都拢进了怀里,提步往韩佳和韩以诺他妈妈的墓碑跟前走。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头把两大束百合搁在墓前,然后站直了身子,低头盯着墓碑上某一个虚无的点,低声开口。
  “今儿是我提议过来看看二位的,这个事情我觉得得跟你们说一声。”严冬棋的目光在两块儿碑上来回看了两遍,皱眉挠了挠头发,“算了我还是一个一个来吧。”
  “那个,阿姨好。我叫严冬棋,之前是你女儿的男朋友,现在是你儿子的女朋友……”严冬棋这句话说得挺顺,反应了一会儿才觉得自己傻逼了。
  “……啊,不对,男朋友。”严冬棋想抽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这事儿真是挺寸的,可能是我和你们家比较有缘分吧。所以,阿姨,我过来看看你,然后……估计这事儿你一时半会儿肯定接受不了,但是,我觉得我和韩以诺在一块儿挺合适的,应该会挺长久。”
  严冬棋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想说一定会对他好之类的话。谁对谁好的事儿不都是相互的么?相互扶持,相互关心,这么说应该会好一点。”
  韩以诺一直沉默的站在严冬棋身后,他有点儿说不明白自个儿心里现在是什么个滋味,又酸又胀满溢出来的情感让他盯着严冬棋的背影有点儿挪不开眼。
  严冬棋的声音又好听又温暖,他虽然看不见男人的表情,却能想象得出他说这话时认真的表情。
  一定又温柔又帅气。
  青年觉得,自己前半辈子的艰难要是能换到了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那真是值得了。
  他有点儿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然后他看见男人转过头,又无奈又温和的看着他,扯出了一丝笑容:“给我留点儿面子行吗,你这么说显得我多没有觉悟。”
  “我一定会对你好的。”韩以诺又重复了一遍。
  严冬棋干脆转了身过来笑道:“知道了宝贝儿。”
  他顿了一下又扭身往韩佳的墓碑跟前凑了凑。虽然只是块儿碑,但是严冬棋还是觉得有点儿尴尬。这种带着现任男朋友看望前任女朋友的神经病剧情已经让他非常蛋疼了,最可怕的是俩人居然还是姐弟。
  还是亲的。
  这他娘的比小说剧情可扯犊子多了。
  他长这么大觉得看过最狗血的剧本就是美少女战士,问题是和他现在这个人生桥段一比,人家还真的就是美少女战士。
  “好久不见。”严冬棋憋了半天,憋得自己都有点儿头昏脑涨四肢无力但到最后也就说出了这么四个字。
  他偏头清了下嗓子,重新回头盯着韩佳墓碑上的照片看,照片还是韩佳长发如瀑的样子,尖尖的下巴,很漂亮,韩以诺倒是和她一点儿也不像。
  “我一直没怎么来看过你,老是韩以诺一个人过来,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又觉着来的话没什么说的岂不是更不好意思。”严冬棋说完这话自顾自的笑了两声,然后又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重新开口:“韩以诺这些年挺好的,他和你一样,聪明,所以学习很棒,我也没操过什么心。现在也上了一个牛逼的大学。我算是没辜负你当时哭得死去活来对我的期盼。”
  “本来想着等这小子上了大学差不多之后,我也能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一把,装个高人,但是……怎么说的,计划没有变化快。”
  严冬棋又好好地组织了一下语言,天色越来越暗,北边儿隐隐听得见打雷的声音,低气压把整个空气都闷出了土味儿。他稍微在短袖t恤的前襟上扯了两下,然后探手把鼻尖儿上的汗轻轻摁了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