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说好的弟弟呢 > 第84章 返校

第84章 返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住院观察两天之后发现韩以诺一点儿没事,吃嘛嘛儿香,连耍起流氓来都特别有劲。于是严冬棋谨遵医嘱拿了医生给开的药之后,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把这小子打包往高铁站送。
  韩以诺这两天正处于俩人刚在一块儿了的热乎劲儿上,走哪儿哪儿都得往一块儿贴,好像不挨在一块儿就全身难受似的。
  其实严冬棋也知道这小子又缺爱又稀罕他,这会儿他刚松口答应了肯定得腻歪一阵儿,而且自己也挺享受这种被珍惜的感觉的。问题是毕竟俩大老爷们儿,没事儿就跟正负两块儿磁铁似的“啪叽”糊在一起也太夸张了。
  俩人的氛围整的病房里仨大爷两个中年大叔看他俩的眼神儿就跟看鬼一样。要不是挨着他们五床的那个大爷实在是下不了床,严冬棋瞅着他那个眼神儿,就跟想借把电锯分分钟把他和韩以诺从中间锯开似的。
  韩以诺坐在车里很不开心,先是阴着脸沉默了半截儿路,然后突然“哎呦”了一声。
  严冬棋斜眼瞅他:“你干嘛?”
  “脑袋疼。”韩以诺捂着脑袋顶上的伤口皱着眉。
  自打认识韩以诺以来,严冬棋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童年经历有点儿多舛还是这小子打娘胎以来就这么老是一幅“哈哈老子什么都知道你们这群傻逼”的高冷又稳重的模样,一度也还觉得他这样的性格非常蛋疼,现在习惯了倒还好,不过他这还是头一次看到韩以诺这么……怎么说,任性的样子。
  卧槽,没钱还敢这么任性。
  严冬棋被他的样子逗乐了,但是拼命憋着笑,一本正经道:“是么,严重不严重,你准备怎么办?”
  “得在家静养几天。”韩以诺侧头瞥到了男人忍俊不禁的笑脸,干脆把手放下来,大大方方的看着他。
  严冬棋勾着嘴角笑了起来:“韩大爷,人医生都说您完全可以正常工作学习,只要不剧烈运动就不碍事儿,怎么到你这儿您自己诊断了一下就得静养啊。”
  韩以诺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儿像是有点儿泄气的自言自语道:“真没意思。”
  “怎么就又没意思了?”严冬棋睐了一眼前面的红灯,还得有好半天,他把车跟在一辆说香槟不香槟说屎黄又不屎黄的小车后面停下,偏着头看了一眼韩以诺笑着开口。
  “感觉你就跟逗我玩儿似的答应跟我在一块儿的,打开始到现在是我自个儿在一边儿瞎激动,傻不拉几的往你跟前凑,你一点儿都不稀罕。”韩以诺偏头看向窗外,然后把两条大长腿伸直,在车斗上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
  严冬棋从玻璃窗的反光看到了韩以诺说这句话时有点儿晦暗的神色,在心里叹了口气,探过头去扯着韩以诺的胳膊把他整个人拽过来,然后凑上去在青年温热柔软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韩以诺还是垂下眼睛不吭声。
  严冬棋又用舌尖在他嘴角轻轻勾了一下,然后顺着青年嘴唇的纹路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舔着,果不其然没两下功夫韩以诺就哼了一声把身子又探过来了点儿。
  两个人的舌头很快纠缠在一起,这是严冬棋第一次主动给韩以诺的深吻,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但是就是觉得浑身像是被下油锅炸了三遍似的,简直膨松酥脆一碰就掉渣,然后连带着内里都跟着痒痒的温暖起来。
  韩以诺之前的吻全凭着对严冬棋那股冲动的喜欢劲儿,靠着本能凑上来乱七八糟的一通亲。但是严冬棋不一样,他的经验足以让这小子在亲了半分钟之后喘着气凑过来,要揽他的腰加深这个吻。
  然后后边儿的喇叭声就响起了一串儿。
  严冬棋立马把韩以诺扒拉开,转身给了一脚油门。真是邪了门儿了,这车的后车玻璃的颜色不深,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后边儿的哥们儿隔着窗户演了场大戏。
  唉,美色误人啊妈蛋,严冬棋在心里给自己来了十八个连环巴掌。
  青年侧头不满的看着他:“你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呗,”男人把车窗往下降了点儿,“脑袋这会儿好点儿了么。”
  韩以诺又不吭声了。
  “怎么着就叫你一头热了,我这不也挺喜欢你的么,你一天到晚都瞎琢磨什么呢,我看你就是太闲了,得好好上两天学才行。”严冬棋冲他笑了笑。
  青年低声开口:“反正你就是没我喜欢你那么喜欢我。”
  严冬棋一边儿要开车看着这会儿有些操蛋的路况,一边儿还要分着神儿去安抚他这辈子头一个也估计是最后一个男朋友,相当心累,所以分析了好半天才捋顺韩以诺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有些无奈韩以诺这会儿患得患失的想法,但是又有点儿心疼,于是稍微挑了下眉:“宝贝儿啊,心肝儿啊,我怎么就不喜欢你了,你看我这爱你爱的就差献身了好吗,你觉得我还得怎么爱你才行啊。”
  “那你不然就献个身,这样我才能安心。”韩以诺侧头看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成年男性的强势气场和眼神里那赤/裸裸的占有欲让严冬棋有点想溜着窗边儿跳出去。
  严冬棋稍微咳了两声才开口骂道:“献你个蛋啊,你还能不能好好聊天儿了。”
  韩以诺眯着眼笑了起来:“献我的蛋倒也可以。”
  “我操啊,你够了好吗,再这样我就把你顺着车窗扔出去。”严冬棋目不斜视看着前方。
  “扔的动吗?”韩以诺的目光上三路下三路的顺着严冬棋削薄的体格上逡巡了一遍,有些促狭的笑道。
  “操,你现在可真长本事啊。”严冬棋简直要崩溃,干脆另起了一个话题,“我跟你说啊,到了学校把药单子给你们校医院的医生,每天定点儿过去让人家给你换药,现在天热,别再整发炎了就麻烦了。”
  韩以诺“嗯”了一声权当答应。
  一说到学校,严冬棋不自觉的就想起他妈提起来的那个同性恋小孩儿跳楼的事儿,结合一下路飞的反应,估计十有八/九就得是他们家的事儿了。
  严冬棋顿了顿,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点了点,斟酌了一会儿之后有些犹豫的把这些事简单的跟韩以诺说了。
  身旁的青年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两人到了目的地车停了下来,在这期间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韩以诺不说下车,严冬棋也不催,眯着眼睛盯着在高铁站门口进进出出的旅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