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说好的弟弟呢 > 第80章 被出柜

第80章 被出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妈这句话就像一道雷,二话没说就冲着严冬棋的天灵盖轰下来,炸的他半天反应不过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还没琢磨清自己究竟喜不喜欢韩以诺呢,老妈怎么就问出这种话来了?
  严冬棋脑袋发懵,条件反射就有点儿想否认,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韩以诺认真笃定的看着自己告白时的样子;穆子礼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下冲他说的那番话;还有在午夜的玄关,在上午的餐桌前,在清晨j大樱花树下,那高大青年低着头认真吻着自己的样子,轮番着在脑袋里边儿翻腾,跟滚筒洗衣机似的搅得他太阳穴一扎一扎的疼。
  他很清楚的意识到,今天要是跟爸妈说自己喜欢姑娘,那就等于彻底断掉了韩以诺最后一眯眯幻想。两个人从此之后就安安分分的兄友弟恭,一点儿杂念也不要往外晃荡。
  但是多舍不得。
  那青年对自己的那份喜欢,又干净又努力,认认真真的把喜欢自己当成一等一的大事来办。
  喜欢的那么用力,让他浑身上下每一块儿骨头只要想起那小子就又酸又软,温暖的一塌糊涂。
  要是真的失去这么宝贵的一份感情,自己大概也是会寂寞,会心痛的。
  一直都在很努力的对韩以诺好,刚开始是因为韩佳,后来是觉得这小子缺爱的让人心疼便想着弥补,到后来就变成了习惯。本来答应了韩佳说好的做弟弟的,没想到事儿挺脱缰的就发展到现在这一副不前不后,左右为难的境地。
  既然已经给了他那么多关心,多给一些好像也是没关系的样子。严冬棋有点儿侥幸的想着。既然那青年都披荆斩棘努力的向着自己走了九十九步了,自己往前走一步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糟糕的决定。毕竟,他只要一想到韩以诺受伤的眼神心里就一抽一抽的疼。
  多舍不得。
  严冬棋僵在原地,说不出反驳的话。反而有一种被老妈说中心事,一些他这段时间从来不曾也不敢深想的问题,就像堰塞湖被戳开了一块儿石头似的,那看似坚固的大坝在一瞬间,呼啦啦的全都分崩离析。
  莫名有一种畅快的感觉。
  老妈明显因为严冬棋的沉默变的慌张,大幅度转身过来拽住严冬棋的一只胳膊,指尖隔着初夏薄薄的t恤直接刺进他的胳膊,严冬棋吃痛的皱了皱眉,但是没说话。
  “严冬棋,你说话啊!你要急死我吗?我问你你是不是其实就不喜欢女的?”老妈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有些神经质的声嘶力竭。
  严冬棋闭了闭眼,很用力的使了使劲才让嗓子发出声音来:“妈,对不起。”
  他在脑子已经乱作一团的功夫里,居然还分出了一溜儿思维琢磨着,别人都是出柜的,老子这他妈倒算得上是被出柜的,这他妈标新立异的。
  老妈听到他这句话之后一下子爆发了,又哭又骂,手底下不停的在严冬棋身上胡乱的捶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之前你和人家女的相亲,无论怎么都成不了,我听老刘说到同性恋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了!我就知道!严冬棋你个小兔崽子什么学不好,你给我搞这个!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严冬棋半边儿身子都被打得没知觉了,老妈的哭喊让他有点儿难受。
  一边儿是韩以诺,一边是老爸老妈,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让这个情况好一点。只好反手抱住老妈,哑着嗓子开口:“对不起啊,妈,对不起。你揍我吧。”
  老妈还是哭,挣扎着在他胸口死命的打。
  这时老爸慢慢的站起来,沉默的把老妈拉开,冷眼看了一会儿低着头的严冬棋,突然一巴掌就抽到了他脸上。
  老爸以前在部队呆着,后来复员之后才跟老妈一起开了小超市,手劲儿可想而知。严冬棋一点儿防备也没有,被这力道十足的一巴掌直接抽的一个趔趄,半跪在沙发上眼睛前面老半天都是一闪一闪亮晶晶。
  “混账东西!”和巴掌同时招呼过来的是老爸中气十足的一声怒骂。
  老妈的哭声被这一巴掌吓得顿了顿,客厅有一瞬间特别安静。严冬棋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勉强试着晃了晃被揍的发蒙的脑袋,满嘴里都是血腥气。
  他有点儿感慨,本来之前还打算带老爸去医院做个体检,现在看来挺没必要的,就凭老人家一巴掌能把他颈椎抽错位的劲儿,那也必须是身强体健身轻如燕。
  “你是不是疯了!你凭什么打我儿子!你是不是疯了!”老妈愣愣的看了一眼严冬棋,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转身晃着老爸的胳膊再次哭了起来,“我儿子要被你打聋了怎么办!”
  她说完这话就凑到严冬棋跟前,伸手把严冬棋的脑袋托起来:“儿子,你没事儿吧?”
  严冬棋勉强摇了摇头,顺着沙发出溜下去坐稳,有些沉重的喘息着。
  老爸很用力的叹了一口气之后重新坐回了沙发,给自己点了根烟。屋子里一时只听得见老妈低声的啜泣声。
  等了好久之后,严冬棋伸手揩了一把从唇角溢出来的血迹,低声开口:“对不起。爸,妈,对不起,除了说这三个字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我发现这件事也没多久。”严冬棋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在心里更大声的自嘲了一番。妈的何止是没多久,简直就是五分钟之前才决定破罐子破摔的。
  老妈这会儿看样子平静了一些,她从茶几上抽了一张餐巾纸出来擤了擤鼻子,红着眼睛看着严冬棋:“我之前就觉得这事儿不对。我是当妈的,你就是住的离我再远,见得次数再少,你有一点而变化我也能感觉得出来。”
  严冬棋勉强扯了扯嘴角,抬眼看向老妈。
  “后来说那个跳楼的小孩儿也想看看你的反应。我从来没见过你抓着一盘芹菜猛吃的样子,我就知道,坏了。”老妈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又有点儿颤抖,夹着点儿哽咽的音儿让严冬棋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我怕你是同性恋,但是更怕你和那家的孩子一样跳楼自杀。咱们有什么事好说。”老妈说完这句话又探手过来抓住在严冬棋的手腕,他僵了僵,然后反手在老妈手背上拍了一下。
  老爸把一支烟抽完之后,在脸上搓了一把才开口:“我和你妈只想看你和严芷好好的,虽然……同性恋这件事我们一时的确挺不能接受,但是我们不希望你难受。”
  事情的发展比严冬棋想象的好了太多,好到让严冬棋莫名其妙就有点儿想哭,他向后靠着沙发背,脑袋枕在沿儿看着天花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和你妈还反省过自己,是不是因为以前一直放养你,没太关心你的心理……”老爸说到这儿的时候叹了口气。
  严冬棋连忙回道:“没有,没有。和你俩真的没关系,你们就别多想了。”
  “我也一直挺矛盾的。”严冬棋犹豫了一下,然后重新坐直身体,盯着茶几上的圣女果皱着眉开口,“本来我一直一直都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女生……到后来才发现只不过是消遣罢了。我不想耽误别人,也不想耽误自己。”
  客厅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老爸把一直捏在手里的烟蒂扔进烟灰缸里,然后站起来说了句:“我累了,先回房间了,你也早点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