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说好的弟弟呢 > 第79章 老妈的怀疑

第79章 老妈的怀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严冬棋回到家的时候有点晚,一进家门就看到老妈从厨房往外端菜,连老爸都坐到了桌边上。
  他换了鞋给老爸打了个招呼,扭头就转到厨房里:“回来晚了回来晚了,有什么能让小的帮忙的吗,太后娘娘?”
  老妈斜眼瞪了下,笑着轻轻在他胳膊上抽了一巴掌:“一天没个正经样子。去,盛米饭去。”
  “喳。”严冬棋咧开嘴笑了笑,然后转头去碗柜边儿上找饭铲子。
  上了饭桌,没吃两口照例就变成了老妈体察民情稳定家庭关系探访子女心情的座谈会,严冬棋一看老妈往自个儿碗里夹了两片牛肉的动作,就知道她老人家又要开始唠叨了。
  “前一段时间见的女孩儿,你觉得怎么样啊?”老妈笑眯眯地开口。
  严冬棋真想用饭把自个儿嘴糊上,但是也就只敢这么想想。
  他只好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含含糊糊的低头答道:“不怎么样。”
  “什么叫不怎么样?那个杜鹃,我觉得那个小姑娘就挺好的。又温柔又贤惠,专能治你这种一天没个正形的混不吝的主。”老妈端着碗也不吃饭,一本正经的念叨着。
  严冬棋心里直叫苦,什么杜鹃玫瑰玉兰花儿的,他哪儿还记得,而且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叫杜鹃,就算叫玻璃海棠也能显得洋气点儿不是。
  但他不敢把这话溜出来,只好一边点头应着,一边下箸如飞,尽力把自己摆出一副相当忙碌的架势。
  “你听没听我说话啊?”老妈柳眉竖了竖,有点儿不高兴了。
  “听着呢听着呢,”严冬棋夹了块儿老妈爱吃的萝卜丝儿饼递到她嘴边,“咱先吃点儿,边吃边说,不然要是把您饿着我爸得揍我了。”
  老妈“哼”了一声,这才勉强把严冬棋举了半天的萝卜丝儿饼填进嘴里,嚼了没两下再次开口:“我给你这找了没有二十个也有十九个了,您老人家就是个皇上选秀女也得选出来个贵人了不是?”
  严冬棋一下没绷住,被老妈这个忧愁又焦心的语气整乐了:“太后老佛爷啊,人皇帝选秀女可不得几大百的姑娘呢,我这就十几个,也忒寒碜了点儿吧。”
  “你再贫就蹲厕所吃饭去。”老妈照着他脑门儿就糊了一巴掌,“我就问你,这些姑娘就没一个你看得上眼儿的?没一个你觉得想处一处的?”
  “我这真没感觉,您别说是太后了,就是太皇太后也不行啊。现在这年代得自由恋爱啊我的亲妈。”严冬棋也被问的挺痛苦,一边儿回答老妈的拷问一边儿冲他爸使眼色。
  搁在平时老爸都会开口帮帮他,把这个话题揭过去,聊点儿别的安安生生吃个饭也就完了。问题是今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边的颜色使的自个儿脸都要抽筋了,可老严同志在桌对面吃的我自岿然不动,大有一幅枪林弹雨任逍遥的气势。
  老妈大概是说的有点儿累,于是给自个儿夹了块儿虾仁:“冬棋,你就跟妈说实话吧,你喜欢的什么样的姑娘?我还就不信了,我自个儿还给我儿子找不到合适的媳妇儿。”
  严冬棋听了这话愣了愣,他都快忘了自己多久没琢磨过姑娘的事儿了,也忘了自个儿多久没考虑过想找个什么样的姑娘这种问题了。
  他都快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姑娘了。
  “再看吧。”严冬棋随便敷衍了一下,然后低头扒饭。
  饭桌上一时有点儿安静,等了好久之后,老爸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冬棋,你也不小了,找个人定下来吧,别让我和你妈老是操心。”
  严冬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嗯”了一声。
  “那什么,前段儿时间我和老刘出去遛弯,她说她一个朋友的妯娌家,家里的儿子跳楼自杀了。”
  严冬棋听着老妈开始拉家常,估摸着之前找姑娘的话题应该告一段落了,于是勉强松了口气一边低头吃饭一边听老妈讲故事。
  不得不说,只要老妈不老念叨这让他找对象,他还是挺乐意听老妈在家里叨唠的,挺温暖,挺有家的味儿。
  “好像因为儿子是同性恋,被家里人知道了,父母,还有个哥哥都挺反对的,压力太大跳楼的。”
  严冬棋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同性恋”仨字儿从老妈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莫名其妙就有点儿发虚。
  于是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老妈一眼,没想到和太后老佛爷的视线碰了个正着。
  “啊?”严冬棋有点儿愣,不知怎么就觉得有点儿不敢看老妈的眼神,但是他逼着自个儿直视着老妈笑了笑,“你看我干吗?”
  “没干嘛,看你今天吃芹菜吃得挺好。”老妈笑着看了看他的筷子。
  严冬棋不爱吃芹菜,他有点儿低血压,又觉得芹菜味道怪怪的。被老妈这么一说,他冷汗都快下来了,只好把筷子上的两片儿芹菜都送进嘴里,忍住那股怪味儿笑道:“我都奔三的人了还挑什么食儿啊。”
  老妈笑了笑没接话,转头继续对老爸道:“还好那家里是两个儿子,跳楼的是小的那个,听说才上高中,大儿子和以诺还是一个学校,好像叫路什么什么,好像还是一个系呢。我俩就是说到j大才提起这事儿的。你看看,本来俩儿子,多好的。得亏他们还有一个,要不然两口子得疯了吧。”
  严冬棋的动作彻底顿住了。
  “家里人据说连带着他哥都特别反对。孩子本来谈着个对象也被父母掰扯了,还说要送他看医生。唉,你说怎么着不好,非得跳楼。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孩子也得跟父母好好沟通不是。”
  严冬棋低着头吃饭,能感觉到老妈一边说话一边往自个儿这边儿瞟,被瞟的心里直发毛。
  但是后面的话他几乎已经听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老妈的那句“和以诺一个学校,好像叫路什么什么,好像还是一个系的”。
  卧槽,这事儿怎么就能寸成这样。
  他现在才隐隐约约回忆起以诺那个舍友被自己揍了之后的表情。
  这他妈算个什么事儿,简直了。
  “严冬棋你吃个饭就吃饭,吃一吃歇一歇干嘛呢?”他回过神儿来就看到老妈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