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说好的弟弟呢 > 第54章 借宿

第54章 借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说这个,”严冬棋伸手扯了扯衣服下摆,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衣服前襟上一塌糊涂的污渍,“吃火锅手抖了一下,不小心溅了一点儿。”
  穆子礼笑得很是揶揄:“不小心溅了一点儿?有点儿谦虚吧,感觉就这净含量也得是泼了半碗上去啊。”
  严冬棋被他说的也有点儿想笑,于是伸手在他肩膀上轻轻推了一下:“闭嘴,揭人不揭短啊你。”
  穆子礼看到他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更觉有趣,自顾自的又笑了一阵,缓过劲儿来之后,抬手把吧台上摆在他面前的那杯伏特加喝完,然后慢条斯理的问道:“说说吧,你这今儿是怎么了,遇什么事儿了?”
  严冬棋装傻,他觉得自己的事,而且还是今天这种事,实在没必要和别人分享:“什么什么事儿?”
  “你还装,”穆子礼的表情淡然,眼中有一丝我了解你你在我面前就不要逞强了的温和的味道,“平时礼拜五你什么时候来过酒吧,而且你是那种穿一身芝麻酱还能大摇大摆来店里的人吗?我觉得不像啊。表情也不大好。”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男人的眼神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扫了一圈,居然给了严冬棋一种恍若实质的触感。
  “卧槽,你还当什么画家,搞什么艺术啊,你直接去当刑警破案算求,不然也可以在天桥底下摆个摊儿,穆半仙儿啊你这简直了。”他干笑了两声低头喝酒。
  男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似乎并没打算让他插科打诨过去。
  “唉,也没什么事,就是和家里人说的不太好,就出来了。”严冬棋抬起头笑了笑,轻描淡写道。
  “和你弟弟?”
  严冬棋稍微顿了顿,然后又喝了两口啤酒,无奈的勾了勾唇角:“嗯。”
  穆子礼又朝酒保要了一瓶和严冬棋手上一样的啤酒:“怎么说?”
  “我实在是搞不懂现在这小青年儿的想法,真是的。我也没觉得我老啊,感觉没差几岁,那代沟深的跟马里亚纳海沟似的,真不知道那小子一天到晚脑子里琢磨什么呢。”严冬棋一想这事就挺郁闷,他是真搞不懂韩以诺到底想让他干嘛,于是有点儿烦躁的抱怨了两句。
  “是,你不老。”穆子礼笑了笑,端起啤酒瓶子稍微喝了两口。
  严冬棋觉得有的人就是有一种很神奇的技能,那就是让人半天接不出一句话。
  比如说现在的穆子礼,他明明是在抱怨自家弟弟的反常,但是这人突然感慨他的年龄是不是吃错药了。
  “那今晚怎么办?你还回家吗?住哪儿?”穆子礼也没管严冬棋没有接话,喝了口啤酒然后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话说得简直戳到了严冬棋最糟心的那一个点。
  让他就这么在外边转一会儿然后就回家吧,面子上真是过不去,灰头土脸的这么一遭,他这个当哥的那也太没尊严了。
  回爸妈家住吧,地方是有,但是老妈要是知道自己跟韩以诺吵架,就照着这两年对韩以诺那个亲儿子的态度,二话不说肯定先把自个儿的皮扒下来。
  去周海那儿的话,且不说人家小两口呆得好好的,自己这三千瓦电灯泡往那儿一杵,要多没眼色有多没眼色。而且周海本来就指望着韩以诺趁早卷铺盖走人,这会儿要是知道韩以诺因为听了他说的话跟自己翻脸,还不直接冲他家替韩以诺收拾行李去。
  其实也不是不能去邓晓晓那儿,但是他这会儿真是没心情面对妹子,光想想她的脸就心烦,估计见了都懒得搭腔说话,更别提住她那儿了。自打韩以诺跟他住一块儿,他以前那腔应付姑娘的精力和耐心的热血全一股脑奉献给那小子了。
  严冬棋有点苦恼的揉了揉头发:“我这不正在想这事儿呢么,在这店里的办公室或者车里窝一晚上呗,我一大老爷们儿哪还在乎这一晚上。”
  “要不今晚就去我那儿住吧。”穆子礼听完他的抱怨,沉吟了一下,然后浅笑着开口,满脸诚恳的发出邀请。
  严冬棋狠狠的愣了一下:“啊?”
  “我说,”穆子礼慢条斯理的又重复了一遍,“你今晚要不要住我那里,我就一个人住,而且家里还有空房间。”
  “这不太好吧。”严冬棋皱了皱眉,有些犹豫的开口。
  穆子礼还是笑:“这有什么不好的,咱俩又不是孤男寡女,有什么好尴尬的,而且你都这么无家可归了,我要是再不收留你那还算是人吗?”
  严冬棋本来想拒绝,但是电光火石间突然想到严芷现在到了高二下半学期,正打算找个美术老师学绘画,方便将来考艺术生,趁这个机会倒是可以和穆子礼说说这件事。
  “那……也行。”严冬棋略作停顿之后便爽快地答应下来,向对面的男人投去一个挺感激的眼神,“那今晚就得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穆子礼把手边的小半瓶啤酒一次性喝光,然后微微抿了抿唇。“那咱们就走吧。”
  “现在就走?”严冬棋有点儿愣,他进酒吧还不到二十分钟,甚至还没有坐下。而且没必要去那么早吧,晚点儿住过去他还能少点尴尬。
  穆子礼把手上的车钥匙转了一圈:“那可不,家里客房自打我搬进去还没几个人住过呢,我得回去给你收拾收拾。”
  “啊?这么麻烦?”严冬棋一听这话就有点儿打退堂鼓,“要是这么麻烦的话还是算了吧,我在车里睡一晚上就行,我家小极光地方也挺大的,睡我一人足够了。”
  穆子礼轻笑一声,根本不听他的话,伸手揽着他的肩膀就往门外带:“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多废话,走吧。你的车今晚就搁这儿,明天我再开车把你送过来。”
  严冬棋皱眉挠了挠头发,最终还是妥协了。
  穆子礼的家在离美院不远的一处高级小区里,三室两厅,装修风格简洁明了,除了挂在墙上的几幅充满张力颜色鲜亮的大型油画之外,放眼望过去基本就像一个售楼处的样板间,除了黑白灰三种颜色之外,连一点儿别的色都看不到,哪怕茶几上的杂志穿的都是黑色长风衣,简直相当高端。
  “你家这装修风格,有点儿别致啊。”严冬棋换了鞋走进去,坐在客厅沙发上左右转头,挺好奇的打量着。
  穆子礼笑着给他端了杯水:“是不是看上去觉得特别无趣特别没意思?”
  “那倒也没有,”严冬棋低头喝了口水,他又不是傻,人家都好心叫他过来住了,这么传递希望传递正能量的,他怎么好意思说人家家里装修的跟口棺材似的。这不是吃人的饭砸人的锅么。“就是觉得挺简洁大方,一看就是单身大老爷们儿住的。我家跟你家比起来可差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