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种 > 第70章 了却因果 下

第70章 了却因果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妍极少说臣妾,皇甫晋也习惯了,这会儿听到她这么一说,心里头也有些怪异。
  
      你我之间的称呼,平平淡淡却没什么距离,皇甫晋有时都会忘记说朕。
  
      皇甫晋理会得,不说楚妍对他而言有着别的深意,就是楚妍只是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嫔妃,但是为他生下的皇子,他的容忍度还是会很大,这些为家人的些许体面,皇甫晋当然不会拒绝。
  
      “明天给你消息。”
  
      楚妍满意了,也没什么话和皇甫晋说,屋内又恢复了安静。
  
      皇甫晋这次也没感觉这是冷场,反而挺兴致勃勃地过来和楚妍逗弄小长徽,到了晚上,皇甫晋也赖皮地没走。
  
      ****
  
      傅瑾在小花园子里坐着,直到惠妃寝殿的灯熄后,才魂不守舍地回了自己的屋子。
  
      伺候她的宫女小品也没了之前的恭敬,屋里头以前被收拾得井然有序,今天她进来睡了,还是乱的,傅瑾看向小品,小品撇过头,她不难看到小品嘴角分明有些嘲笑。
  
      “下去吧!”
  
      小品轻哼一声:“看明儿娘娘怎么罚你。”
  
      傅瑾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这会儿她觉得不示弱。
  
      “娘娘罚你也不会罚我。”
  
      小品啐了一口,不再搭理就出去了,不过躺在床上的傅瑾依稀能听到小品和几个宫女在外面守夜时说她不要脸、辜负娘娘之类的话语。
  
      傅瑾的眼泪不停地在眼睛里打圈。
  
      娘娘都不在意,她们凭什么说她!
  
      ***
  
      楚妍难得懒起了,皇甫晋走的时候,她眼皮子都给抬一下。
  
      睡过了辰时,皇甫晋已经下了朝,这会儿竟然在等楚妍用早膳。
  
      这次楚妍真的震惊了。
  
      皇甫晋不是从来不在妃嫔处用膳吗?
  
      楚妍边吃边不停地去看皇甫晋,皇甫晋早就注意到了,他无视楚妍的目光,继续用自己的早膳。
  
      不过,楚妍不停地看他,他心里觉得非常受用,自觉今天早上更开胃一些。
  
      楚妍等到皇甫晋用完早膳走了,还在想他是因为什么改变了多年的习惯?
  
      她一个人在这里纠结,惠仪宫里的人其实心里乐疯了。
  
      皇上和娘娘一块用膳了,这是康定后宫自先皇后去世后的唯一待遇。
  
      这说明什么?说明皇上非常喜欢娘娘,也非常信任娘娘!
  
      这样的好事,楚妍没第一反应吩咐下去,很快就让时刻注意惠仪宫的宫女太监打听到了。
  
      所有的人,都以赵贵妃最震惊,她甚至失手打翻了早膳用的银碗。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皇上怎么会在别的宫里用膳。
  
      自从大公主代替皇上在凤仪宫中毒,先皇后还在的日子,皇上也从来不再和先皇后用膳……
  
      “你确定?”赵贵妃的声音甚至在颤抖,吓得过来禀报的太监满头大汗。
  
      “奴才……奴才不敢欺瞒娘娘!”
  
      赵贵妃嘴角微微抽动,以前心里头不愿细想的事这会儿全部冒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楚妍……不能留了!”她呢喃起来。
  
      离得近的小太监听到这话顿时吓得面无土色。
  
      他听到了什么啊!
  
      赵贵妃双目锐利起来,很快就消失了。
  
      “赏他。”
  
      三全儿点了点头,他因为扶着赵贵妃,也听到了贵妃娘娘极小声的呢喃,听到赵贵妃的话,他明白得点了点头。
  
      赏什么?当然是赏一个“死”字!
  
      贵妃管着宫务,死了个小太监根本没任何影响。
  
      同样的,因为皇帝留膳,惠仪宫处的宫女太监被外宫的人奉承次数也增加了许多,这也没有引起任何奇怪。
  
      墨兰敲打过太监宫女后,扫过一直在正殿前石板路上跪着的傅瑾,她皱着眉头说:“傅典侍,娘娘都说你没犯什么错,再跪在这里受罪的是你自己。”
  
      至于连累娘娘名声,这不可能,惠仪宫的消息怎么会被透露出去。
  
      傅瑾心中越发冷了,她想到很多种可能,扶持她又或是厌恶打压她,就是没想到惠妃娘娘完全没当一回事。
  
      傅瑾摇了摇头。
  
      墨兰脸色不好看,也不再劝拂袖进了殿里。
  
      楚妍还是在和长徽玩耍,这一日一日地看着他,她越来越喜欢这个血肉相连的孩子。
  
      午后。
  
      大公主皇甫玉静处的人又提前问候过了楚妍,她是否有空再教她琴技。
  
      楚妍的事情不多,如往常一样答应下来。
  
      “娘娘,傅典侍还跪在屋子外面。”
  
      楚妍不在意地说道:“她爱跪就跪去。”
  
      “让大公主看见,是不是……”
  
      楚妍还是不在意:“大公主也不会在意。”而且,皇甫玉静会讨厌傅瑾,可以说傅瑾的打算完全错了。
  
      皇甫玉静被保护得很好,但是该经历的她也经历过许多,这就造成她人虽然单纯,但是却有股死心眼,比如她的步调总是像自己依恋的人看齐。一切让皇甫晋不高兴的,她不会认为是皇甫晋是错的,所以会很讨厌那让皇甫晋不高兴的人。
  
      现在楚妍和长徽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不如皇甫晋,但是也拥有了这个特性。
  
      “娘娘,那如果皇上来呢?”
  
      楚妍也淡笑:“就看她聪不聪明了,她有本事直接在我这儿引诱皇上,本宫也懒得管,但是想踩本宫上台,本宫就让她一辈子都如不了愿。”
  
      这骨子的自信完全让墨兰放下了心。
  
      娘娘是多么厉害的存在,墨兰比所有的人都要有更深层地体会。
  
      ……
  
      皇甫玉静来了,果然如楚妍所说的那样,她很讨厌傅瑾。
  
      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事,将傅瑾打入了她讨厌的名单之中。
  
      被大公主讨厌了,本身又没什么厉害关系,想得到皇甫晋的宠爱只能说下辈子了。
  
      傅瑾在楚妍一直以来的纵容下,完全没有想到这种结果。
  
      黄昏的时候,皇甫晋也过来了,傅瑾这次却很知趣地没有再跪,不过可惜,她的动作晚了一步。
  
      皇甫玉静和楚妍都不会说傅瑾的事,但是跟在皇甫玉静身边的伺候的,又怎么可能隐瞒皇甫玉静的情绪。
  
      皇甫晋得知后,心中又觉得心情快意几分。
  
      其实惠妃直接告诉他不喜欢傅瑾就可以了,他也绝对不会多看那人几眼,何必借用玉静的手来断了他纳傅瑾的可能!
  
      不得不说皇甫晋在无意识中改变了他的坚持,以前的他,谁敢利用到皇甫玉静身上,哪怕玉静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也绝对会将利用者贬入尘泥。
  
      可现在,他反而很高兴。
  
      楚妍的不在意再次给了皇甫晋错觉。
  
      也因此,皇甫晋跑惠仪宫更勤快了。
  
      一个月下来,赵贵妃查看彤史,皇上歇在后宫二十天,赫然全部是惠仪宫。
  
      赵贵妃看到鲜红的笔记觉得异常刺眼。
  
      “怎么样了?”
  
      “都是很小心,收买不了。”说到这里,三全儿很挫败。
  
      惠仪宫如铁桶一般,上到大宫女下到做粗使的,硬是一个都收拢不过来。
  
      赵贵妃正要发火,三全儿连忙说道:“有一件事或许是个缺口。”
  
      赵贵妃冷道:“快说。”
  
      “是傅典侍,傅家和楚家联系断了,傅典侍得到家里的消息,所以在前些天干了件争宠的蠢事,可是皇上并未看上她,她还被大公主厌恶了,现在惠仪宫的粗使宫女都会说她几句……”
  
      说到这里,赵贵妃完全明白该怎么做了。
  
      “去办吧!”
  
      三全儿连忙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