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种 > 第70章 了却因果 下

第70章 了却因果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钱氏离了宫,楚妍难得主动派人去请皇甫晋。
  
      皇甫晋也很意外,自从昨天和楚妍起了争执,他还以为两人不会在短时间见面的。
  
      于是也不多想就过去了惠仪宫,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这个心理已经算是变相地让楚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了。
  
      楚妍招呼了一桌子好菜。
  
      皇甫晋过来得时候看到楚妍坐在桌子旁,不自觉地一愣。
  
      楚妍笑道:“皇上从来不曾在妃嫔宫中留膳的,所以没想到您会在这膳食时分来了。”
  
      皇甫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急切,看楚妍巧笑嫣然的样子,他不由的皱了皱眉,心里头有着说不出的局促和慌张。
  
      别的妃嫔定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退掉膳食,然后对他说用过了,又或者殷勤地侍奉,期待他能破例一次在她这里用膳。
  
      楚妍当然不会这么做。
  
      如果她还没有长徽,又或者皇甫晋是修仙者,她需要依附他而生活。
  
      无求无爱也无怖,一个女人又怎么会去侍奉。
  
      她吃吃喝喝,皇甫晋转身就走,不过却也未出惠仪宫,而是转向了长徽的屋子。
  
      他并不知,在他离开后,楚妍反而没有再吃了。
  
      戒心依然重,但是却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容忍度又高了好几层。
  
      就以一个妃嫔而言,皇甫晋对她算是情至意尽了。
  
      也就是他对自己的这份心意,楚妍以同样的容忍去忍耐,也没有强割长徽与他的父子情分。虽说主要是不想长徽长大后因为心魔而来此了结因果,但楚妍得承认,皇甫晋对她和长徽的态度也起了极大的作用。
  
      这份因果便留在最后,现在最主要的是楚家和她的因果。
  
      “撤掉吧!”
  
      墨兰点了点头,皇上这时候来,娘娘显然也没了胃口。
  
      不仅仅是她的想法,也是大家的想法。
  
      挥退了跟着的人,楚妍自去长徽的屋子。
  
      这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女声在给皇甫晋禀报长徽的日常。
  
      这女声不是乳母花嬷嬷,也不是楚妍安排下的得力宫女,而是……傅瑾。
  
      楚妍升了惠妃,傅瑾的女官也让楚妍给提上来,成了从三品典侍,她是准备过些时日就给她赐婚,说到底,傅瑾和楚家的关系不浅。
  
      前些日子,傅瑾跟着太后回来。楚妍还以为淑阳长公主看上她了,没想到不是她所想,今天这一出,楚妍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傅瑾的意思了。
  
      女官是半个奴才,但是宫中奴才多的是,有品级的女官一般不会做伺候人的事,只是记录一些文字工作就好,现在她到长徽屋里,明显是已经料到皇甫晋会去看长徽所以提前过去等候的。
  
      楚妍进了屋,花嬷嬷几人候在一盘,显然脸色不大好看。
  
      傅典侍说要登记二皇子用度,她也没疑心,也不会有多上心,她只要守着二皇子,就是她最大的福气。
  
      没想到皇上竟然来了,之前看傅典侍动作慢了些还有些奇怪,现在她总算明白了。
  
      “娘娘。”花嬷嬷最先看到楚妍,忙行礼喊道。
  
      一屋子的人也紧跟着她的动作。
  
      皇甫晋本来抱着长徽背对着楚妍,这会儿也转过身来。
  
      傅瑾的脸色有些发白,不过却也做寻常一样给楚妍行礼。
  
      她今天准备这么做,就已经想到过被惠妃发现的结果。
  
      傅瑾这些天也看明白了,娘娘自从有了二皇子……有些……不在意皇上了。凭着傅楚两家交情,还是这一年来她的忠心,再加上太后愿意提拔,娘娘当不会生气才是!
  
      皇甫长徽的头从皇甫晋怀中探出,看到楚妍就向她身边挣扎着要过去。
  
      皇甫晋怕摔了,便走了过去。
  
      “这小子太粘你,他是男孩子,以后可不能这样。”
  
      楚妍伸手抱过来,对皇甫晋的话不可置否,不过怀中的皇甫长徽再次做回了安静的美婴儿。
  
      皇甫晋只觉得和楚妍呆在一块,自己的脾气越来越控制不住了。
  
      大伙都知道他的养气功夫及其好,可是这会儿他真的觉得克制不住。
  
      他想发火,更想和眼前的女人摊开了说清楚,他总觉得自己在这里太多余,憋气得很。
  
      又克制下来,他淡淡地问:“没用多少?”
  
      楚妍轻轻点了点头。
  
      她敏锐的五感不是感觉不到皇甫晋在克制,可是这又怎么样?
  
      她很清楚他会忍下来。
  
      皇甫晋心情稍微好一些,总算还知道顾及自己。
  
      “你找朕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楚妍抱着长徽坐了下来:“我父亲进京了,考评是优等,你准备给他个什么位子?”
  
      皇甫晋问道:“昨天和你说清楚了,进礼部,侍郎位子上的刘英过两年也该退了,先让你父亲在郎中位呆上两年,又这么问,今年你母亲是不是和你说了些什么?”
  
      楚妍摇头:“皇上,我父亲可能不适合在京城,我希望皇上您能将他平调到其他州府去。”
  
      皇甫晋这到是好奇起来,这看了情况是楚妍自己的事情。
  
      “你父亲还算是个干臣,二皇子的外家位子低了他也不好看。怎么,你和楚南山的感情不好?”
  
      楚妍淡淡地说:“皇上这样想,就姑且这么说吧!”
  
      皇甫晋突然眼带笑意,说道:“据朕所知,楚南山对你挺好的,到是你母亲和妹妹不大好相处!”
  
      楚妍面色不怎么好看。
  
      皇甫晋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靠谱,他笑说道:“你不喜欢你妹妹进宫直接和朕说便是,朕的后宫也不缺她一个,何必要求将你父亲离京。”
  
      楚妍怔怔地看着皇甫晋,他的脑洞开得真大……
  
      她不想楚家人留在京城,是为了避免日后她离开,皇甫晋找他们麻烦,当然也是不想给楚家人收拾麻烦,京城错综复杂,楚家根基弱,肯定会遭到一些阴谋算计。
  
      京城里权贵太多,在这里伏小做低,哪有为政一方自在。
  
      如果二皇子没有灵根,将来要参政的话,楚妍绝对会留下他们帮衬。不过她的儿子会离开朝廷,这京城的云波诡秘,楚家能不掺和就不掺和。
  
      当然,如果楚家人真的有本事被提拔上京,楚妍绝对不会阻止,只是现在靠着裙带,难免会在日后惹得皇甫晋的厌恶。
  
      “不是……”楚妍反驳,不过怎么听到像是被戳破时的强撑。
  
      “别多想,朕给你妹妹赐婚就是,你看上哪个?”
  
      皇甫晋的心情很好。
  
      被忽视了这么久,这会儿只觉得春天回来了,完全忘记之前的怒气。
  
      楚妍皱起眉头,瞧着模样,再解释反而让他生气,她还想过安生日子……
  
      “赐了婚还在京城,她们递牌子进宫,我也不好意思不让,我心里头难受。”
  
      皇甫晋一怔。
  
      楚妍作为后宫女眷,自然见的是钱氏和妹妹们,偏偏这钱氏和妹妹们,楚妍不喜欢……
  
      难道还真将她们调出京城?
  
      “长徽将来不会参政,外家也不宜给予太多权利,免得教唆坏了长徽。”楚妍冷声说道。
  
      这句话是非常真切的,也是楚妍让楚家人出京的小部分原因之一。
  
      楚家人绝对不是什么淡泊名利之人,真到了一个位置,不可能不会想进一步。
  
      很多时候,造成皇子争位,就是外家在出力,甚至也是外家在刺激皇子。
  
      皇甫晋没想到自己的皇位竟然成了楚妍避之不及并且很厌恶的东西。
  
      偏偏她的这个心理还让他异常舒畅。
  
      做帝王的,尤其是年轻的帝王,当然不会喜欢有人觊觎他的皇位。
  
      “再说吧,我先依你将你父亲外放,如若长徽日后有意参政,你父亲必回。”皇甫晋觉得还是退一步。
  
      楚家对他的完全没什么影响,如果不是他们是楚妍的娘家,皇甫晋未必记得有这么一位知府。
  
      皇朝之大,知府有数百,皇甫晋哪会一一去记。
  
      楚妍心中满意。
  
      “前段时间不是春闱?有个叫徐子期的同进士,皇上若是觉得可行,臣妾想下旨给他与我庶妹赐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